/

执着2.0

 

最近有人问老子,你写这些平平淡淡,无痛无痒的文章,有人看么?
老实说,真的没有,不骗你的。

但那三百万的游览率哪里来的?
这些游览率都是本地外国游客来槟城游玩时想做点功课,
不小心点击了老子所收集的槟城美食与槟城景点的文章而累计下来的。

也拜疫情所赐,老子花了很长时间收集的槟城百大景点与槟城美食资料库,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槟城很多景点倒的倒,删的删,很多槟城美食餐厅,关的关,走的走。槟城活动也停摆,销声匿迹。
所以老子这槟城资料库也变成了乱七八糟,杂草丛生了。

当然会有人提议,这些景点美食可以从新的收集过啊,
抱歉了,老子已经没有了这种毅力,就连从新篇集过这里的文章也有心无力了。

那这样不三不四的网站还留着琢磨?
呃,老子也不知道,就留着当老子喜欢写就写,记录就记录生活琐事呗。


虽然没人看的东西,还在这里继续的敲敲打打写东西,也是一种执着吧?


执着



很多人都会说,老人家都很固执,但老子觉着,不是固执,因为固执属于贬义词,
应该用执着来代替。

执着,泛指固执或拘泥,亦指对某种事物追求不舍,虽然有固执的含义,
但有时候所追求的事物是种好事或心中的那件事,所以不应该用贬义来形容。

老人家与执着已成为了等号,也就是说,老人都是执着已成为了不变的规律了。

过了半甲有余的老子,发现近期都有了这种的现象,
以前不在意的电影电视剧,现在都会执着的好好看一遍,也因网络的发达吧,轻而易举。

以前不在意的物品,现在都会很想再拥有一次,比如最近疯狂的寻找一种植物叫文竹,
但花圃所看到的文竹还不是很符合老子心中的那一颗长相。文竹在老子人生也是一个小插曲,
有空再交代了。

以前一些事件也不在意,但越久就越想知道真相,虽然有些是很小事,但还是在记忆中也是一种烙印,
偶尔的被某文章某歌曲提醒,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要谢谢一位老朋友,花了一点时间,帮老子解开了已经差不多二十年的小事,
虽然答案也不知道是不是事实,因为时间也拖得实在太久,不过也算了解决了老子心中的疑问。
忽然发现很多老朋友虽然不长联络,但回忆还是紧紧的牵连着呢,谢谢你们。


这样的执着,已经开始成为老子生活的一部分,老子会慢慢的完成了这些人生的执着,
只要不伤害自己,伤害别人,何乐亦不为呢?


三百万游览率

赫然的发现,这空间的游览率已经过了三百万,
当然,这三百万对于那些著名的部落客来说,易如反掌,
但对于我们这些小人物来说,真的千辛万苦的。

回顾过去,真正开始写作在这空间是2012年,
到了今天,差不多刚好十年,十年才累计三百万的游览率,
忽然觉得可笑可悲,特别是近几年,游览率也严重的下滑,
这代表部落空间已经没有了市场,逐渐的被淘汰,
部落客还在坚持写作的也剩下寥寥无几,艰难的求存着。

部落空间的没落,早前是因为垃圾农场的不停抄袭偷照片来吸引读者,
过后再因为时代变迁,读者已没兴趣这种长篇大论的内容而慢慢被抛弃,
最后再因科技快速的进步而被fb,youtuber,网红live的取代,
部落空间很快的会成为过去式了。

当然,放弃这空间这念头时不时在老子脑中闪过,
只是老子舍不得这十年的努力与心血就这样的被关闭了,
现在只是能走多远就多远,已经失去了目标,没有前路。

人生有多少个十年?不知道
但老子的十年,奉献了在这边了。


久违的户外运动

 

终于的,完成第二剂的疫苗14天后,可以跨县的出来走走了,
也可以进行久违的户外运动了。

被闭关了好几个月的老子,体力完全的不行,
跑步没几下就软掉了,只好以步行的唤醒身体的运动细胞了,真悲剧。


这个草场,还没Covid前,可算是槟城人最爱的运动地方之一,
星六日早上都会有几个踢球教球的群,还有不少的跑步者,都很热闹。

不过以今天的情况来说,有点冷清,跑步者少得可怜,踢球的寥寥无几,
连来学习踢球的小孩也少了很多,看来疫情的后遗症真的很可怕。

几时可以恢复人与人的距离,老子不知道
几时可以恢复人与人的信任,老子不知道
几时可以恢复人们的自由,老子不知道
几时可以恢复人们的欢笑,老子更是不知道


写完了这篇,老子又情绪化了,唉!



Newer Posts Older Posts Home'data:blog.homepageUr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