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久违的户外运动

 

终于的,完成第二剂的疫苗14天后,可以跨县的出来走走了,
也可以进行久违的户外运动了。

被闭关了好几个月的老子,体力完全的不行,
跑步没几下就软掉了,只好以步行的唤醒身体的运动细胞了,真悲剧。


这个草场,还没Covid前,可算是槟城人最爱的运动地方之一,
星六日早上都会有几个踢球教球的群,还有不少的跑步者,都很热闹。

不过以今天的情况来说,有点冷清,跑步者少得可怜,踢球的寥寥无几,
连来学习踢球的小孩也少了很多,看来疫情的后遗症真的很可怕。

几时可以恢复人与人的距离,老子不知道
几时可以恢复人与人的信任,老子不知道
几时可以恢复人们的自由,老子不知道
几时可以恢复人们的欢笑,老子更是不知道


写完了这篇,老子又情绪化了,唉!



No comments:

Newer Post Older Post Home'data:blog.homepageUrl

Comments